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域外长乐人 >> 正文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记上海森林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建明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7-02 11:16:24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陈建明,1966年2 月出生,一个年仅17岁就怀揣三千元人民币闯上海滩的年轻人,经过二十多年打拼,创办了许多家知名的企业,年产值超过20亿元,为国家和当地政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书写了一个普通青年创业的传奇。

  2010年上海世愽会期间,我和长乐诚信促进会一行专门前往采访了他,以下是采访的部分记录。

  笔者:听说你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父亲还是一所小学的校长,按理说你的人生道路应该不是这样走的,能说说你当初的选择吗?

  陈建明:是的,我的父亲当了三十多年的小学校长,我的叔叔、伯母都是人民教师。我从小是在学校里长大的,本应该对这个职业充满敬意,按照父亲所选择的道路走。但我小时候性格比较叛逆,最终违背了父亲的意愿,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对不起他。

  笔者:能说说你的父亲,说说你是怎么叛逆的吗?

  陈建明:中国传统教育思想中就有严父慈母之说,何况我的父亲是一名教师,一名校长。他对我更是望子成龙,自小对我要求就十分严厉。从我记事起,我的父亲对我没有说过一句笑说,整天都是板着脸,虽然我心里知道他很疼爱儿子。那个时候父亲承包了学校后面的一座小山丘,我都是十分买力地帮他干活,种桃树、浇水、砍柴等样样都会。但我就是不爱读书,而且还十分的顽皮。记得有一次我为了报复一位代课女老师,特意捉了一条小蛇,放在教室门的上方。待老师上课推门进来,蛇突然从上面掉下来,把她吓了晕倒在地上。事后,父亲把我绑在树上,一天不给吃喝,直到最后向老师道歉后这事才告了结。

  此后,在我13岁那年,有一次挨我父亲骂后,独自一人离家出走,跑到福州台江市场买卖粮票和布票。记得离家那时我只从学校食堂买莱依姆那里借了5元人民币,就从潭头坐轮渡到福州台江码头的。利用剩余的钱,白天在市场做生意,晚上就睡在老乡的工地上。直到十几天后被亲戚撞见并报告了家人才被抓回。

  笔者:听说后来你只念到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能跟我们谈谈你毕业后的经历吗?

  陈建明:被父亲抓回来后,我的心思仍然不放在学习上。在我强烈坚持下,父亲终于妥协了,同意让我辍学跑生意。我先是到四川、广西、宁夏等各省市那些僻远的乡村卖蚊帐,后来在潭头还开过一间照相馆,再后来只身又到了上海学做石棉瓦。其间虽然也赚了一些钱,但我也吃了不少苦,走了不少的弯路。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的身上就有一种永不服输的精神,还经常与同伴暗暗地较劲。就拿卖蚊帐这事来说吧,和几个伙伴一起跑生意,你今天卖出多少件,我也要卖出多少件。你要是晚上五点回来,我就坚持到六点回来,总之我的生意就是要超过他们。

  笔者:当有的十七岁孩子还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你已只身闯入了上海滩。当初你是怎么突发奇想的?到上海要做什么生意?遇到了困难吗?

  陈建明:当年我在上海打工期间,初步掌握了制作石棉瓦的工序,心中就萌发了想自己当老板的念头。经过一番市场调查后,于是回乡悄悄约上几个伙伴,每人怀揣三千元人民币,坐船就到了上海。

  刚到上海滩的郊区,我们租了一间工房,马上购进了生产原料,在原来同厂一位师傅的支持下,十几天后就开始了手工生产石棉瓦。我主要负责外出跑业务,租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整日风吹日晒地跑,一天常常骑几十公里,连胃出血我都没敢告诉同伴。特别是在盛夏的中午,上海路面气温都在40度以上,屁股被车垫磨的出油,每天短裤总是湿了有干,干了又湿。就这样坚持了好几年,后来才站稳了脚跟,加上我的诚信经营、服务热情,产品通常是送货上门,因此赢得了许多客户的信任,生意也逐步走上了轨道,越做越红火了。

  再后来,随着竞争对手的强大,我又思考走机械化生产的道路,以此节约成本,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那时在创业之初,资金相对还比较困难,尤其是技术水平跟不上。为此我一方面高薪聘请技术师傅,另一方面自己从头开始学起。为熟悉每一道的工艺,我整天泡在车间里,吃住都不回家,直至产品上马,才松了一口气。为了进一步打开市场,接下来我又拼命跑业务,这时我已换上了一部摩托车,可以跑更远的地方,那个时期创业之艰辛对我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