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爱民如子善可陈

——夏允彝长乐印记(三)

http://www.clnews.com.cn  2019-01-25 15:04:23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别云间》一诗曾入选人教版初中语文课本,为人们所熟识,作者是明末(南明)抗清少年英雄、少年天才夏完淳(1631年-1647年),就义时年仅16周岁。此诗写于他被清军解往南京、告别家乡之际,以此表达对故乡依恋之外,着重表现他抗清失败的悲愤与至死不屈的顽强斗志,令人喟叹。

  夏完淳乃夏允彝之子。在父亲的精心培养下,夏完淳“四岁能属文,诵群书数十万言”,“谈文诵赋,布武循礼如成人”,可谓“神童”誉满乡里。夏允彝中了进士进京,带上儿子见世面。儿子路见穷人流离失所,激起关注社会民生、国家大事之心;面对宿儒考问,镇定自若,应对自如,颇显豪气。1638年,夏允彝赴长乐县做县令,仍然决定带上仅7岁的儿子去赴任,这样既可以亲自监督他的功课,言传身教,又可以让他多见世面,增长见闻,以利成长。从此夏完淳随父在长乐生活了近五年,留下许多佳话。

  和平街五贤祠(现东关陈氏宗祠旁)边原有一双清祠,祀明朝长乐两任县令武塘李公四可,武林郑公月菴。夏允彝崇尚此二公,于崇祯十二年作《西越双清祠记》,以彰其功德。此记载,“李公精颖绝人”,“郑公以诚与人,久而民信之”,“训士以礼,不为轻徇,则两公所同也”。夏允彝激励自己以二者为榜样,谨慎决事,“毋令异日入后贤腹中”。

  受父亲影响,在长乐期间,夏完淳便也经常出入五贤祠,他九岁时所作的《永丰寺祀神辞》和《题五贤祠》二首诗均反映出他关心民生疾苦的思想,诗艺虽不十分成熟,却也“颇有古意”。

  断案时,夏允彝每次都带夏完淳参与探案、破案全过程。这样儿子不但学到了判断疑难问题的方法,而且从父亲身上学到了细心和沉稳,更明白了作为一个朝廷命官肩上所负的责任。

  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对儿子如此,对人民百姓更甚一筹。影视作品中县太爷断案总在庙堂之中,高高在上,葫芦官判断葫芦案,然而,夏允彝留传后世的断案片段似乎总在田间塍头,在海边滩涂,从不徇私枉法,犹如百姓心中一杆秤,一碗水端平,断得百姓心服口服。

  在《夏允彝横屿湖审词碑》中,夏允彝就记载了一则自己的断案故事。横屿湖既古槐屿头湖,周边万亩水田均依赖此湖水灌溉,但水有盈虚,故筑堤、建木闸蓄水,以利操控。时内外有莲花、保定二闸。木闸的设置标准不同,高低关系着蓄水的多少,也决定着堤内外不同层次田地的来水量。盈水期无大碍,亢旱期,则堤内外民众纷争不断,各自秉持着不同的设置标准。两派势均力敌,经常关系紧张,“纠结莫止”,甚至为之“破家丧躯”,“有案构数年,牍盈数尺”均难以调和。夏允彝“亲行细勘,手自测量”,于“离堤三尺处开一通水之渠”,“莲花、保定既通为一,润泽均沾,旱则两竭”。此案一言既决,并定立新规,再无私愤。

  夏允彝以拳拳爱心巧断梅花、文岭滩涂之争,深得百姓口碑,有关案情此处不表。文岭东湖畔郑朱村“大夫第”门楼,见证了他对百姓的厚爱,以及百姓对他的爱戴。相传一日他到梅花办案,路过郑朱村,一眼折服于郑氏二世郑祖英之墓的风水,于是就顺道到郑朱村探访,认定这里日后必出大富大贵之人。而郑氏族长闻知,召集村里读书人在村口迎接,更让爱才的夏允彝高兴万分,当即决定在郑朱村口建个门楼,呼做“忠门楼”。因是知县所建,族人又称之为“大夫第”,并在门楼两侧题一对联“堂朝旺水垂冬令,门接吕湖感夏公”,以示感恩之情。郑朱村后来果真人才辈出,大抵因了对夏允彝、对“大夫第”的信仰吧,公义福泽东湖。

  35岁得子,42岁为官,饱读诗书,忠君爱国的夏允彝这一生最得意的应该是培养出了骄子夏完淳,处处学高为师,时时德高为范,儿子终没让老子失望;最对得起的应该是长乐百姓,兢兢业业,爱民如子,政通人和,流芳千古;最遗憾的应该是受崇祯皇帝器重,准备大干一番事业时,明朝却走向了灭亡。当以身殉国时,夏允彝是否知道,全体长乐百姓心中永远留下了他的印记。

  (作者 柯多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