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摆渡

作者 陈秋钦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5-09 09:43:21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唐正对陈红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陈红考入重点高中那年,家里发生了重大变故。父亲因罪被判死刑。父亲的堕落,女儿的优秀,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如平静的湖面投了一块石头,引起了轩然大波。很长一段时间,成了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唐正是农民出身,那年师大毕业,一切也处于起步阶段。但他知道,读书是最好的出路,成功的捷径,也是最低的门槛,获悉此事,他找到陈红,提出承包了高中三年的生活费。

  第一次见到陈红,暴雨下了一天一夜,这场暴雨不像往常那样小稀稀落落地掉下几点敲打一番,给人警报,而是直截了当地从天上猝然倾泄下来,搞得人们措手不及。唐正来到她家发现,一座茅草屋,如岌岌可危的老人一样,在风雨中飘摇。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不论地上,灶上,床铺上,家里的瓶瓶罐罐都派上用场。陈红穿着一件破旧的格子衫,显然是她妈妈改过的,一条裤子屁股上还是打着补丁,脚上一双硕大可以当婴儿摇篮的拖鞋,母子俩正弯着腰,用一个水瓢盛水,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唐正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轻声地问她:“你就是陈红吗?生怕惊吓了对方。

  带着触手可及的温情。

  陈红在他的资助下完成了高中三年的学业,虽然同在一个乡镇,但是唐正再也没有来看过,存折里每个月多出的500元钱生活费,提醒着她的存在。

  高中校园已经出现了谈恋爱的苗头,校园内外成双成对的情侣影子。只要不影响成绩,老师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陈红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她的心中除了唐正再无他人可以代替。重要的是,她觉得唯有努力,才能不辜负唐正的希望。她一心也想着离开这个地方,让她们母女不再让人指指点点,接受世俗的眼光,可以重新开始生活

  因为爱着唐正,她也选择师范,从事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陈红不知道这是否算是一种情窦初开。

  她拿到师范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第一时间兴冲冲地跑到唐正那里报喜。那时唐正作为班主任带领学生参加运动会,忙碌的影子在操场里穿梭着,听到这个喜讯,比他当年自己考到师大还高兴。随即,拿出手机,他说叫上他的女朋友一起来庆贺,三人在一家干净的农家饭馆吃饭。

  陈红谈不上失落,或者心痛。也许人的感情都是分意识和潜意识的。他们尚未在现实中积累起来的感情。不管怎么样,她对唐正都是真心的祝福,她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盘算着送他什么礼物。

  唐正的女月友许倩清瘦白皙,如出水芙蓉,他俩看上去真的很般配。

  陈红心里想,唐正是她遇到的世间最好的男人。

  念师范后,陈红每个月发一封电子邮件向他汇报自己成绩,唐正回复得言简意赅。两年后的一天,他们结婚了,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她利用家教的钱买上手镯,根据家乡的传统习俗,以前的孩子容易夭折,孩子满月,带上手镯,保佑平安健康,长命百岁之意。

  师范生活流行顺口溜:“一年土,二年养,三年不见爹和娘。”家教赚来的钱用来打扮自己,一下子就判若两人。很快,陈红谈起了一段恋爱。喜欢上学校书记的儿子徐亮,徐亮从小受环境的熏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穿金戴银,打扮很酷,喜欢戴着墨镜,吹着口哨,说话油腔滑调。走到哪里,转身一遍,粉丝一片。

  她发现徐亮同时学校的几个女生进来往亲密。在校外的出租房被陈红抓个现场,徐亮也不解释,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和狡黠。陈红受到了从身体到心灵的重创。就像一场盛大的浩劫,弄得她有点失魂落魄,再也不相信爱情。

  那段时间,唐正的影子总是如电影般在头脑里浮现。她羡慕他,他的整个人生都浸润着阳光,积极和向上,不像贫苦孩子出生的自卑,软弱。

  命运之舟,划向了外面,绕了一圈,又返回了原地,毕业分配,令她失望的是,被分配带给她无尽伤害的小村庄,让她重新面对世俗的眼光。她不禁悲从中来,哀叹命运不公,找到唐正哭诉了很久,唐正以兄长的身份语重心长地说:“现实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的,你若想改变现状,你就准备考公务员,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都是照在公务员身上。”

  唐正一番安慰的话融化了她心里的千年冰雪,让她重新振作起来,焕发起对生活的激情和热爱,导航她的人生方向。不像其他老师,喝酒打牌,唱歌跳舞,虚度光阴,与周边环境相比,她有点格格不入,但她有个梦想,她的人生舞台绝不属于小村庄,教学之余,她开始一心投入学习中,黑暗中的那盏台灯见证了她的废寝忘食。

  时间花在哪里,收获就在哪里。陈红终于如愿考上北京政法大学,成了一名律师。那天她右手仅仅握着通知单,疾风劲草地速度寻找唐正,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分享着她的成长。令她万万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过斑马线,唐正紧紧地搂着一个年轻女孩的腰,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两个人眉开眼笑,一片和谐。

  陈红如遭雷击,木如呆鸡,那带着手心温度的通知单,随风飘荡。

  唐正也看到了陈红,脸上掠过尴尬。陈红假装没看见,赶紧逃离了现场,似乎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没过多久,唐正问:“近来可好,成绩如何?”

  陈红不知道如何回答,在她心中的英雄形象轰然倒塌。她不由地想起前男友的龌龊行为。

  “有时间吗?出来坐一坐!”唐正发来的。

  基于这么多的资助被资助的关系,她答应了。

  在音乐入水的咖啡屋里,他们沉默了许久,唐正不由地咳嗽,借以打破了令人沉默的尴尬,说:“你觉得我是个离经背道的坏男人?”

  陈红为他的坦诚惊讶得嘴巴张成“o”字形,许久才问:“你觉得你对得起你的妻子吗?”

  唐正告诉她,这么多年,他和妻子感情发生了变化。跟他们一家子合不来。他的妻子一家在学校承包了食堂兼卖零食,卖的很多是即将过期的,没生产日期,说了好多次,也不改正。自己借钱也投了一部分,生意一直很好,但他们每次说,进货,不停地进货,不停向他要钱,以各种理由借钱。无底洞一样,填也填不完,他不想跟他们一家子堕落下去,试图跟许倩沟通,但许倩咬牙切齿,劈头骂他说:“有钱资助别人,为何没钱借给自己人呢?!再说学生们不是吃得好好的,你是闲吃萝卜蛋操心!”

  最后,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不是同一频道的两个人,因交集,成了平行。”

  陈红顿时明白,他赞助自己影响了他们一家人的关系。情欲的种子只要遇到适当的阳光和水分,就会破土而出,她伸出手,想去握他,目光充满了火辣辣,但过来人的唐正意识到一丝不对的气息马上松开她。一伸一收,一进一退,不显尴尬,标志着两人的关系。

  北京学成归来,在一家公司她面试时,遇到了许倩。故人重逢,一杯清茶聊开话题。她客气地问:“唐大哥还好吗?”许倩因喝酒微微发红的眼睛说:“我跟唐正离婚了!”说得很平淡,没有一丝感情色彩,似乎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为何?不是一直都挺好的?”陈红故作惊讶道。

  “私生活混乱,狗改不了吃屎!”许倩说着,泪水不由地爬上眼窝,为了掩饰,别过脸去望着手机屏幕上母子俩的照片。儿子简直是唐正的复制品。

  “那你当初为什么嫁给他?”

  “一开始,我觉得他很善良,无私地帮助你,每年固定献血,收留流浪狗,当义工,免费到寺庙讲国学。但是人都是有两面性,你们大家都看到他阳光的一面,但阴影的一面独独留给我。这对我很不公平的。他的身体和节操都出卖了,特别丑陋。”

  但不管怎么样,唐正教陈红认识了付出,认识了善良,认识了爱,同时也体会了被叛,认识了一个完整的社会人所具备的喜怒哀乐,高尚与肮脏。

  那天应聘成功,她成了一名律师,她依然习惯给唐正发微信报喜:“唐大哥,我考上了!”

  “不错,愿你一切如意!”

  她默念着“一切如意”,中午的阳光透过树缝毫不吝啬地洒在她的身上。

  后来,经过自己的打拼,陈红成了省城远近闻名的律师,各种大案要案棘手案,都喜欢找上门来。只要找到陈红,当事人才会松了一口气,哪怕输得心服口服。

  可是一到晚上,陈红就失眠:“她总不明白,唐正促成今天的自己,摆渡了自己”,为何我就不能摆渡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