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鼓岭小记

作者 长乐一中高三(一)林占纪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4-16 14:27:59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在福州待了两天,三坊七巷千年古市南后街的风范也领略过了,旗山“飞越丛林”也体会过了,各式各样的特色小吃更没少流进我的肚子。不知是前两天吃累走累了还是嫌七月的太阳太毒辣,第三天早上我径直往床上一躺:“你们去玩吧,我休息。”同行的爸爸妈妈相视一笑:“今天带你去福州经典的避暑胜地——鼓岭。”“不爬山不爬山”我一听见“岭”字,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我们坐车去,那里山上还有百年别墅,凉快着呢。”“别墅!”对此行的顾虑烟消云散,我的脑子一下充满了探秘深山别墅的好奇心。带着这番憧憬,我简单收拾了下行装,坐进轿车。

  自从车开进一片青翠中,公路的喧嚣就渐被蝉声鸟鸣驱散,盘山路修得平坦宽敞,沉醉于窗外流淌的行云,我担心的恐高、晕车的小问题不知躲到哪里,没有兴风作浪。车开的挺快,约摸过了十几分钟就到达了停车场。我们一下车,出口便是此行鼓岭第一站——柳杉王公园。小径两旁都种着柳杉,亭亭如盖,妈妈把已经从包中掏出的遮阳伞放了回去。“柳杉”有了,“王”何在呢?哦,它在前面呢,被小柳杉们众星捧月般的围着,就像族中的孩子聚在长老周围听他讲着真假难辨的古老传说。它跟前“千年柳杉王”牌子是它的奖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不深究它是否真有一千岁,但根枝盘虬卧龙,树干又如此苍劲挺拔,岁月的斑驳早已写在脸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对于年长人类太多的生命,我总怀着敬畏的态度去欣赏。我静静打量着它,不知它打量过多少像我一样的少年。

  接着小径连上了盘山栈道,山上气温不高,但植被以灌木为主,云朵也仿佛被甩在我们身后,万里无云,太阳毫不吝啬地把火舌撒向行人。我的背渐渐渗出细汗,心中对避暑别墅的渴望愈燃愈烈。前进,前进,隐约看见别墅尖尖的屋顶,像是一针兴奋剂,使我微酸的双腿恢复了力量。三步并作两步,我很快拉开和父母的距离,率先进了那扇开着门的别墅。别墅没有想象中的大,但是如果站在木板铺成的地板上行走,就静得只能听到风声。心静自然凉,古朴的欧美风格更有一番韵味。泛着昏黄的光的花型吊灯,字母磨灭的老匣子,匣子上发条松了不走的闹钟静止在那里,不知留住的是哪一刻的浮光掠影。一切都显得那么老,但我倍感新鲜。相隔百年,面前的事物真的与我一点交集也没有。带着敬意,同时还有一点怅惘,我四下逛着。墙上挂着很多老照片,照片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加德纳的美国少年。照片旁的简介拉开了一个百年前故事的大幕:加德纳是别墅第一个主人,1901年他随父母来到福州鼓岭,在这里度过了十年快乐的时光。回美国后他恋恋不舍,却因当时中美政治问题分歧而无法再回来见见鼓岭。临终前他手中紧抓的一信封上的邮票和口中不停念叨的“Kuling”,成为妻儿寻梦的唯一线索。这份真挚的爱也许感动了上天,有幸在妻子暮年线索被破解,家人的到访也获得中国政府的欢迎。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亲自带他们来到五十年前加德纳长大的别墅,促成一件美谈。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得知小别墅还有这般来头,我的脚步更轻了,深怕打搅了这里缓淌百年的静谧的灵性。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卧室里那精致的、我从未见过的百叶窗,悄悄拉开,几抹阳光洒进屋内,映入眼帘的又是一片花繁叶茂,宛若躲在深山中的爱丽丝仙境。

  再沿小径而上,山顶上有个二层的小塔楼,有点像长城上的哨卡。登楼鸟瞰,半个晋安区藏在群山后若隐若现。山壁上斜生的各种草木掩藏着一条流淌的小溪。我怎么知道的呢?身形隐没在无边翠色里,哗哗水声却是藏不住的。人们常说秦岭十万大山,不知是否有那么几座能与这鼓岭一样,在自然和人文的双重熏陶下孕育出春去秋来的美的积淀。

  极登临之胜,徙倚久之而归。坡势开始向下,但路从未到尽头,一切都是那么老,一切又都那么新。当年传教士修建的尖顶教堂、还保存着一个邮筒的福州第一所邮局、隐匿在青石板和乔木间的“大梦书屋”……它们像一位位百岁老人,将那百年间的故事,一桩一件娓娓道来。

  鼓岭游毕,坐在下山的车上,我若有所思,记忆和思考向前追溯了一百年,难道不值得好好品味吗?若说望向未来是成长,那回首百年的过往,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