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深山遇“野牛”

作者 郑金发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3-09 14:48:01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其实,我们在县山岭撞上的那群“野牛”称不上实际意义上的野牛。它们是吴航城区一带善良的农家,不愿宰杀伴随他们辛苦劳作的老水牛而赶到大山深处放生的。

  牛是农民的宝贝。二、三十多年前,成千上万的水牛在家乡的田地里翻土、耕耘、播种、收获,与同样勤劳任重的家乡农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那天,我们闲暇攀登山岭,在山坳决堤废弃的水库里,不期与它们相遇了。时值盛夏,漫山遍野的草木郁郁葱葱,决堤后的废水库的积水只有一两米深,七条均等大小、被烈日暴晒得浑身油黑健硕的老水牛们正在水库中央的浅水潭里悠闲舒展着身躯。当我们突然出现在废水库的堤坝上时,七条老牛立刻停止了活动,同时高昂起弯曲挺拔的牛角,警惕且整齐一致地矗立在水岸边,十四只炯炯发亮且惊愕审视的目光一同朝我们直射过来。与其说我们惊动了它们,倒不如说我们被老水牛们众志成城抵御“外敌”的意识震撼了。同行的作家老张下意识地问:“水牛的天年有多长啊?”我怯生生地回答:“大致二十多年吧。”可眼前的一切,又完全推翻了我们的常识。

  为了使在在水塘中的老牛们安下心来,我们顺着废堤坝,直朝西北边的山梁走去。因为那儿有几排土木棚,像是人居的迹象。可是到了竹木棚旁,才知晓,那是农家为放生的老水牛们构筑的牛舍。老张说,这样多牛舍,可见当年放生的老水牛不止这七头。我回复:“据说动物享尽天年后会自觉地躲藏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

  我们的一切言行,都在这十四只闪闪发亮的目光监视下进行的。从那如注的目光中,我们读懂了老水牛对不速之客的疑惑和不安。老张情不自禁地朝老水牛挥手示好,我也跟着学起了牛叫“哞……,哞……”,同时也不住地朝它们挥手道别。牛是通人性的动物,经过我们的慰抚,它们领会了我们决没有歹意,老水牛们也一阵紧似一阵地共同鸣叫起来:“哞……、哞……”,仿若天籁,在山谷回荡。是欢乐?是感激?是哀怨?是无奈?或是道别?我们无法得知。但是我们清楚,正是广大农人的善良和大自然的广博无私的伟力延续了老水牛的天年,我们什么都没有添加,只是撞上了、惊扰了,唯恐折了它们的天年,忤逆了农人的善意,为此,理当抚慰。

  我们小心翼翼地拾路下山,登山的一路景致全让撞上了老水牛给覆没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