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心疼

作者 陈秋钦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2-25 08:35:55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机场内,传来女播音员用中英文一遍遍广播的抱歉通知:“由于受冷暖气流的影响,导致飞往XX市的飞机暂时无法起飞,请旅客在候机室等待。”

  虽然,女播音员的声音婉转动人,如山涧中的潺潺流水,但是候机的人却怨气冲天,那番焦急如焚的心情无法平息。由此,整个候机大厅变成了巨型蜂巢,嗡嗡嘤嘤,噪声四起。

  乘客们围住值机台的工作人员,吵吵嚷嚷,无非是打听航班可能的起飞时间,追问补偿方案,等等。但也没有达到蝴蝶效益,只好透出一种无奈的神情。

  “哇靠,又是延误!”蹲在候机室咽吞着酸菜面的吴桐,急得差点跳起来。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心动于半夜航班的鸡血票价,如果选择坐动车,或许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家。当然,世上没有卖后悔药,若有先知先觉的人,就不会有人一次又一次品尝着后悔的滋味。

  吴桐跟着往前凑,抬杆同时也在心里吐槽自己的老板,骂他不通人性,要不是他坚持员工要上班到腊月二十八,自己运气也就不会这么“背”, 心动变成了心痛。难怪小妹在电话里取乐说“哥太敬业了,不过上班到今天还没放假的人,要么年薪上百万,要么月薪千把块,哥属于哪类?”

  见小妹故意把自己调侃得一无事处,吴桐气得在电话里把对老板的怨恨全撒在她身上,乐得小妹在那一边捧着肚子呵呵大笑。

  吴桐老家在城乡结合部,这些年随着城市扩迁,征地把他们征成了“土豪”级,原来的吴家大院变成了复式楼。生活就像田野里的甘蔗,一节比一节甜。可吴桐改不了勤俭节约秉性,这才有鸡血票价和延误的结局。

  母亲见儿子为了节约几块钱选择了半夜的航班,心疼不已,一大早提着菜篮子,上超市买了一篮子的海鲜,肉类和蔬菜。一边笑嘻嘻地跟着邻居打招呼,一边逢人就说我儿今天要回来了。以至兴奋的一整天在厨房里,洗洗涮涮,锅碗瓢盆地唱着一首农家交响乐。

  母亲只有一个想法,再累也要让这孩子一回来就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她哪晓得千里之外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吴桐依然在客厅上来回踱着步,心里那个急啊!

  值机柜台上的美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的模样,任凭周围乘客的叫骂和责问,反复就是一句“对不起,请耐心等待。”

  吴桐真想抽她几个耳光,当然那只是个想法,没有实施就没有后果,他是不会拿法律当儿戏的。所以,他觉得没必要再这样与工作人员耗下去,连忙掏出手机给家里通个电话。

  “阿狗,你到哪?妈等着给你煮面条……”,母亲习惯性叫儿子的乳名。乡下人有个规矩,名字越土越好养,希望孩子像阿猪阿狗一样,健康成长,无病无灾,少操心。

  吴桐无奈地告诉母亲说:“妈,飞机延误,误机!”

  “无鸡(误机)?大过年,怎会能少了鸡呢?妈知道你爱吃鸡,宰了一只大公鸡,都炖好了,等着你回来!”母亲乐呵呵说。

  吴桐有点哭笑不得,说: “妈,是飞机延误飞行,不知道怎么时候回来,你们先吃,吃完睡觉,不用等我!”

  “唉,妈一辈子没出远门,不知道什么无鸡误机,咱就认一个理,穷人富路,别让人瞧不起,先去填饱肚子,别饿着……”母亲再三叮嘱自己。

  “好了,好了,知道了妈,就这样,我挂了,手机快没电了,回家再说吧!”吴桐痛惜电话费,找了措辞,挂了。

  回到了值机柜前,吴桐的第一感觉,大厅里仍是一片嘈杂,这些人居然与美女理论起误机费来,心想:航空公司没那么好宰,跟她们费口舌,那是瞎子点灯——白费劲。 想想,于是找一处空椅子坐下,闭目养神……

  大学毕业后的吴桐留在这座都市里打拼。 空闲之余,他会回家与母亲团聚,也会把赚来的钱寄给上大学的妹妹,承担起兄长的责任。每次回家都发现母亲的两髦多了几根白发,而自己只顾刷朋友圈,发微信,跟微友玩得不亦热乎。母亲只顾在厨房,为儿女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而忙碌。饭桌上,母亲不时往吴桐碗里夹他小时候最喜欢的菜,惹得妹妹好几次抗议母亲偏心眼,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就会掠过一丝的愧疚。吴桐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一次回家得好好陪着妈妈,让她开心。

  突然,身后传来一奶声奶气的童声,吴桐转过头,看见一位小朋友拉着一个女人的手天真地问:“妈妈,这误机要误到什么时候?奶奶等咱们会着急的。”

  “奶奶是大人,哪像你整天就是个鼻滴虫。” 年轻女人摸了一下他的头,显示一种慈爱。

  “妈妈说得不对,奶奶是一个爱哭的奶奶。”

  “儿子,你说奶奶爱哭,怎么讲?”

  “当然啊,妈妈每次回老家,奶奶一见到我就抱着流泪,伤心透了。”

  年轻女人抿嘴一笑,说:“傻儿子,那不叫伤心,是幸福和激动。奶奶疼你就像小时候,妈妈的奶奶疼妈妈一样,那叫大爱。”

  孩子的心灵世界很单纯,脑子里只停留在父爱和母爱的情缘上,不像大人的思维那么复杂和无奈。因此,他仍缠着年轻女人嚷嚷着什么叫大爱?

  也许女人的娓娓讲述,勾起了吴桐也对奶奶的回忆,仿佛看到了当年,奶奶抱着自已在村口大榕树下戏耍。想着,想着,他的双眼微微有些湿润,连忙从包里取出餐巾纸擦掉眼泪,以免在公众场合有失形象。

  “妈妈,这个叔叔怎么也流泪了呢?” 孩子子一向很细心,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周围任何举动逃不脱他的双眼。

  年轻女人只得替吴桐打圆场说:“叔叔的眼睛被风吹到了,沙子跑到眼睛里。”

  “妈妈经常教育我做个诚实的孩子,可自己都在说谎! 叔叔肯定碰上了伤心事。”说着,朝吴桐天真一笑:“叔叔别哭,大过年得开心一点。”

  吴桐被说得有点哭笑不得,心里倒是酸酸的,脑子里老在浮现驼了背,患了严重的关节炎,劳累而去世的奶奶。那一年,他开始懂事了,曾经拉着爸爸的手闹着问他“为什么不送奶奶上医院治病呢? ”

  父亲伤感地说:“儿子,奶奶去天堂找你爷爷去了。记住奶奶,为她祈祷。”吴桐学着大人双手合一的瞬间,奶奶形象已烙在了他的脑海里,这才是他听到这对母子谈论时伤感的原因。

  都说等待最难熬 ,但吴桐在追忆中也不觉得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消失。好不容易等到登机的通知,这时才发现不知不觉延误了三个小时。

  回到家巳经是拂晓,吴桐小心翼翼地开门,推开门便闻到一股香味,他看见桌子上摆着一大桌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饭菜。瞬间, 一股暖流传遍全身。他生怕惊动了沉睡的母亲。随便扒了两口,垫垫肚子,猫着腰,进屋睡觉了。

  当母亲早上进屋时,四目交汇的刹那,发现儿子眼帘里黑了一圈,心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