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县市人文 >> 正文

杏林始祖董奉

作者 张端彬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1-24 11:18:06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在中药铺的匾额上,常题有“杏林”二字,人们也经常用“杏林春满”四字来赞扬医术高明的医生。至于这“杏林”的来历,与福州长乐有什么关系?人们知之甚少。这其中的典故我们还得从东汉末年医学家董奉谈起。

  董奉,字君异,号拔或,侯官(今福建长乐)人,出生于东汉建安五年(200年),与华佗、张仲景并称为“建安三神医”。故福州长乐有座山,原名福山,后人为纪念董奉而易名董奉山。它是省会福州的东南屏障,与福州的旗山、鼓山有“一旗二鼓三董奉”之说。

  东汉末年,中原群雄割据,战乱连年,民不聊生,大批大批的难民背井离乡南逃闽中。董奉清心寡欲,住在福山下一个叫董或的小村子里,一边行医,一边专心致志地研究医道,生活十分简朴。

  董奉行医不收钱,他医术高超,为人忠厚,四乡八里来找董奉看病的人越来越多。当时,古槐乡有个中年乡绅得了软骨病,双脚发软不能下地,长期卧床,家里从福州请来许多名医,花了大量钱财仍不见起色。后听说董奉医术高明,家人遂雇轿将其抬到董或村。董奉仔细检查病情,决定用针炙为其治患。董奉用几根银针对病人的足三里、阳梭泉等穴位连续施针一个来月,又用杏仁与其它药物制作“杏仁饼”给患者吃,没过多久,病人的脚逐渐硬朗了,能用拐杖下地行走,又过了两月,竞能和常人一样行走自如了。不久乡绅带领全家人敲锣打鼓放鞭炮上福山来,给董奉送来2000两白银做为酬谢。董奉婉言谢绝了,他对那乡绅说:“鄙人有言在先:看病不收钱财,此例不可开,倘若你们一定要谢我,就请在山上多种几棵杏树吧。”这位乡绅就领着一家人,在山上种下了100株杏树。后来成约,凡找董奉看病重症治愈者,每人种杏树5株;轻病治愈者,每人种2株杏树。几年过去了,福山上的杏树长得又高又壮。开花,花香百里;结果,白里透黄。董奉除留一些食用人药外,大部分杏子都分给邻里。后世称董奉为“杏林鼻祖”,“杏林”、“杏苑”则成了中医、药铺的代称。

  在长期临床实践中,董奉充分认识到杏树的药用价值。“杏仁能散能降,故可解肌散风,降气润燥。”杏含有许多种营养成分,既是保健食品又可人药。《红楼梦》中有这么一个细节:有一次,大观园举行夜宴。只听贾母说:“夜长,不觉有些饿了。”凤姐儿快嘴说:“有预备的鸭子肉粥。”贾母道:“我吃些清淡的罢。”凤姐儿忙说:“也有枣儿熬得粳米粥,预备太太们吃斋的。”贾母笑道:“不是油腻的就是甜的。”凤姐儿又忙道:“还有杏仁茶,只怕也甜。”贾母道:“倒是这个也罢了。”

  由此可见,老祖宗很早就发现了杏仁的药用价值,把它当作保健食品。不仅中国这样,国外也是如此。喜马拉雅山麓有一个杏林遍布的袖珍山地叫劳乍,人口仅有5万。那里的居民长期以杏子和杏仁为食。山人多活到八九十岁,成了世上长寿地区之一。当今,科学家们确实从杏子中提炼出抗癌物质,吃杏之风由此而起,至今仍有增无减。

  潜心于医道的董奉,根据长乐草药的特征着手编制《福山草案》。为了收集民间单方、偏方,董奉在山道旁搭建了草屋,接待四方来客。在交谈中了解民间疾苦,也采集到许多治病良方,之后再针对古医书的记载加以筛选、提炼。他还广种百草,跋山涉水采集各种药材,炼制成药丸和汤剂,为患者解除病痛。他曾提取海蚌和牡蛎的肉、壳制成药丸。海蚌一身都是宝,蚌肉滋味鲜美,同时具有止渴去热解除眼赤的功能。蚌肉还富含丰富的蛋白质、脂肪、糖类、钙、磷、铁及维生素A、B1、B2。蚌壳内的珍珠母具有平肝、镇静、治眩晕的功能。蚌壳中提取出的珍珠粉和牛黄、麝香、蟾酥、冰片、百草霜炼制,就是后世有名的中成药“六神丸”。而牡蛎具有清肺、滋阴养血美容的功能。“南人以其肉当食品,其味尤其美好,食之能滋补强壮,兼令人细肌肤,美颜色。”传说食疗就是董奉所创。

  董奉一直倡导村民广植茉莉花和龙眼。茉莉花属常绿灌木,叶对生,花瓣呈椭圆形,白色,具有清肝明目,生津止渴,通便利水,祛痰治痢,祛风解表,降血压抗衰老等多种功能。常饮茉莉花茶能使人身心健康益寿延年。

  22岁那年,董奉离开长乐开始云游四方,长达数十年,足迹遍布闽、浙、赣、苏、两广和越南等南方广大地域。所到之处治病赈济,遍访名医,采药炼丹。

  有一天,董奉来到闽西南的长泰。这里地处僻壤,山深林密,荆莽丛生。当地流传着这么两句民谚: “山高皇帝远,民少瘴疠多。”董奉走进村庄,只听见从右边一间茅庐中忽然传来一阵惨切的哭声,门前围着一大群人,不住地摇头叹息。邻居告诉董奉,这家主人叫王海,命运坎坷,50多岁才得个儿子,夫妇钟爱非常。大前天这孩子不幸暴病而亡,老夫妇哭得死去活来,孩子咽气已近3天了,还守着尸体舍不得埋掉。董奉问明情况后,进屋只见孩子稚嫩的脸上毫无血色,但一双瞳孔仍闪着光芒。他心中不禁一阵欣喜:有救。他连忙将小孩的衣服解开,从口袋中取出一粒药丸,用温水灌进小孩嘴中,又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那小孩身上穴道扎了数针,片刻后小孩的脸色逐渐好转,再过一个时辰,孩子手足居然能微微颤动,口中发出微微的呻吟声。四周围观的群众不禁发出一阵阵赞叹声: “神医啊神医!”王海夫妇看着孩子奇迹般地苏醒,趴在地上一个劲地道谢。董奉随后给孩子开了一些调理的药方,3日之后又活蹦乱跳如从前了。

  从那以后,董奉就留在了长泰。当时的闽西南虽然远离战乱,但这里的气候恶劣,灾患连年,疫病不断。董奉刚住下,就发现村里有不少人腹痛呕吐,两天内就死亡数十人之多。仔细观察病患的村民,只见患者先是四肢冰冷,舌红口渴,一日之内泄泻数十次,然后便昏迷不省人事。董奉走村串户,仔细观察村民的饮食起居,终于探明病原所在,问题出在村民饮用的井水上。他舀了半碗水一尝,只觉得井水气冷味苦略发异味,乃是井水变质引发疫情。探明病源后,董奉立即劝说村民不可再引用井水,并连日带领一帮青年上山采药,自制药丸,散发给病患的村民,瘟疫很快就得到控制。

  之后,董奉又带领村民在山边挖了条水渠,将附近山溪中的清泉引入村中。有了干净的水源加上治疗及时,村民们终于重新过上正常的日子。董奉还在水渠边制作了一个药槽,将采集到的草药放在药槽里研磨,然后投入水渠中,不出数月就把瘟疫赶到爪哇国去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