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聚 会

作者 陈秋钦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1-12 15:21:17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当今社会,一到节日,战友聚会、知青聚会、同学聚会等等,五花八门,名堂甚多。唯喜欢闺蜜聚会,这种兴之所至,随心所欲的小范围聚会。

  有人说过: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反之有女人的地方,就必然谈男人,谈爱情。跟谈时装一样,永不过时。当然男人不在场,女人可以谈得更放肆一些,更隐私一点,女人们都不会计较,图个开心。

  杨仙属猴,她常调侃自已是一只被现实耍得团团转得猴子。 不管生活如何困难,她得像猴子样保持斗志,上蹿下跳,寻找商机。用杨仙的话说“天生就是劳碌命,千方百计找点好吃的东西,来填饱肚子。”

  杨仙两脚刚迈出小区大门就直奔“花果山”。其实,“花果山”就是一家不景气的咖啡屋。一只肥硕的猫也懒洋洋地晒“日光浴”,半眯着眼睛,杨仙一走进咖啡屋,郑伟粗狂的声音就砸起,仿佛给窗外的护城河也荡起了层层涟漪。

  女人眼如丝,心尖如针。踏进的瞬间, 她一眼便看到郑伟向自己招手, 连忙堆起笑容迎了过去,说:“我靠,咔啡真香,雀巢的还是星巴克的,你俩可真会享受。”暗里又在滴沽着“奶奶的,今天又要剥几层皮。”

  杨仙屁股还没坐热,朱丽也赶来了,三个女人凑成一台戏,不时欢声笑语。这时杨仙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郑伟不由分说地抢过手机,说:“我们闺蜜难得一次聚会,约法三章,第一不准接手机,第二今晚不醉不归;第三消费AA制。谁都不许破坏!”

  杨仙觉得这也太霸道了,一脸委屈地说:“那不行, 微商是不分昼夜的活,我的顾客,不可得罪,没有人跟毛爷爷过不去,对吧?””说着,倾过大半个身子夺过手机,一点都不顾及淑女的形象。

  没想到郑伟并不放过,反而变本加厉道:“顾客不可得罪,也不能见利忘友,见钱眼开吧!”

  杨仙觉得此时郑伟有点不可理喻,不由地倒口水:“你是富二代,不愁吃不愁穿,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而我呢?爸爸妈妈不在了,离异,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单亲生活不容易,只能病不能死。为了今天的聚会,我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孩子才同意去托教。聚会和微商行业没冲突,我总不能为此砸自己的饭碗。”

  杨仙接完电话,回到桌子上,摆摆手,笑着解释:”刚才来一个化妆业务,做成了,我发红包给你们去抢。”朱丽小名“猪猪”一身肥肉,看上去,已经中年肥胖了,她听不惯,心直口快地责备道:“等你发红包,还不够哀家塞牙缝,不是哀家批评你,混了这么多年,要老公没老公,要情人没情人,要房子没房子。你不觉得自己很失败吗?还要把自己弄成一个女汉子,还不抓住青春的尾巴,找个男人依靠一下。”

  “算了,我哪里有你命好,遇到一个好老公,把身体和工资卡都毫不保留地奉献给你。”杨仙还没说完,就抿嘴笑了。

  “你啊,嘴上不饶人,我先给一块糖,吃人嘴软,你等下就会好好说话。”她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拨着糖纸,食指和拇指将糖果塞到杨仙的嘴巴里,不管她是否愿意。接着,话锋一转,语调有点悲凉了,说:“革命靠自觉,有段时间,我没日没夜地带着两个孩子,他一回来也不帮帮我,找各种借口跟我吵架,闹离婚,分居了好几个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但我这人从结婚开始,就打算跟他过一辈子,不离不弃。没有你们心眼那么高,给两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知足。婚姻不是卷铺盖,往外搬没那么简单的事情。那座围墙出来,没法往里冲,就算离婚再找,难保比前任更好。只要顾家就好,有责任心,有安全感,有足够的经济支撑就即可。”

  “家家都一本难念的经,人人都一种难叙的痛苦,每家门口都有垃圾,只是有的人不爱说话,有的人喜欢藏着掖着,有的人善于藏污纳垢罢了,毕竟不光彩,而闺蜜就不一样。”杨仙不由得发出感慨,“对,对,不要离,现在剩女很多,轮不到我们这些半老徐娘。靠颜值不行,只能拼能力啊!”

  “你还说,当初离婚之前,我就劝你好好考虑吧,彼此迁就一下,一辈子很快就会过去了,你剃头匠——一头热,现在才明白剩男都是次品。好男人从来都是很抢手的,身边不缺乏女人的。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眼不见心不烦,睁一眼闭一眼吧!”

  “我做不到,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婚姻中容不得背叛一词。这是底线和原则。这也是我选择的路,从不后悔。”杨仙说得斩钉截铁。

  “难道你想这样一辈子过下子?病了,累了,身边总得有个嘘寒问暖,互相有个伴,彼此照应!”杨晶晶循循善导。

  “二婚谈何容易? 第一次婚姻就像百米冲刺,人往往会不顾一切地冲向终点。第二次婚姻像百米跨栏,一步一个坎儿,能不能跨过这些坎儿,也许时间会给答案,能不能到终点,真的需要考验,磨合,还不能着急。你要着急的话,没准一步一个跟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用没有能力跨过去?”触到伤心事,杨仙眼神变得格外忧郁,自责牵手的太冷清,分手的时候太用心。

  “喂,拜托,关键是你想不想跨的问题,也不是能不能跨过去的问题,而是你的态度问题,别忘了,你当年可是我们学校百米跨栏冠军,至今母校还保持你的辉煌记录。”郑伟咪了一小口咔啡,顺手从桌面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巾边擦着嘴边开着玩笑,调动一下氛围。

  “好汉不提当年勇,要面对现实!”杨仙有意谦虚起来。

  “对,要学会面对现实,这个世界男女之间没有绝对的公平。打个比方吧,男的身价如当今的 一路飙升,女的如小车男人一到手就马上贬值。我是在婚姻里摔过跤的, 俗话说一次遭蛇咬,终身怕草绳。失败的婚姻也许成全了弱者。重振信心冲出重围, 我做到了这一点, 才有今天心态的放松。” 其实,杨仙长得有几分姿色,走在街上还是有回头率的,身边也不乏有追求者。

  “没男人可以,没能力完蛋!”郑伟义愤填膺地站起来,有点咆哮道。

  “干嘛那么激动?”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我跟他离婚,他是当代的陈世美,落魄时是我家的上门女婿,是我身边一条狗,现在狗有了新欢,来咬主人,你说可恨不可恨。”郑伟咬牙切齿地说,目光充满了仇恨的火光,这火光可以足足烧死一个人。

  离异后经过现实得摸爬滚打抹去生活棱角的“猴子”劝道:“这世道,没什么可怕不可怕。有些人教你成长,有些人教你感恩。放下仇恨,也会放下自己。”

  “光仇恨解决不了问题,你还得找他拿孩子的赡养费,还有青春损失费,能抠的尽量抠,最好抠到他一贫如洗。” 猪猪挺仗义,一心替闺蜜出搜主意。

  扬仙觉得有点太过份,夫妻缘份尽了就好聚好散,自已当时离婚也没把他当仇人,因此她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积点德吧,钱算啥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赵本山小品里说,人生最遗憾的是钱没花完……. ”

  “人却死了。”郑伟见她故意把话掐了半截,直接把结果填空上去,并了一个夸张的动作上半身子倒在猪猪,害得猪猪措手不及手机都掉在地上。

  一阵嘻笑声把左邻右桌的顾客眼球全部吸眼到她们三人身上。本来是一场久别的聚会,倒成了吐槽,诉苦的群英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