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风中的黄丝带

作者 陈雨晴

http://www.clnews.com.cn  2018-01-05 15:03:30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又是一年清明,带着寒意的风中飘荡着细密的雨丝,拍打在我们的脸上。绵延的山道上,穿着暗色衣服的人们在沉默地穿行,坟茔点缀在青山间。我的怀里抱着一束白菊,花瓣在风中微微颤抖,不时淌下雨珠。奶奶的口袋里则揣着一把丝带,明亮的黄色为灰蒙蒙的景象点缀了稍许色彩。

  来到爷爷的墓前,去年压在坟头的纸钱已经褪色泛白,杂草蹿得老高。爸爸扛着锄头,沉默地开始清理着那些杂草,奶奶端着祭品,郑重地摆到爷爷墓前。这与以往的每一个清明似乎没有丝毫的不同,可是却少了以往弥漫在空气中浓浓的硝烟味道以及焚烧纸钱所带来的刺鼻烟味,取而代之的是那一份清新与自然。山道上有人举着喇叭喊着:“移风易俗,不烧纸钱......”

  我将白菊轻轻地放到爷爷的墓前的台上,而后转身将目光投向了更为遥远的地方。那一点点缀在烟雨笼罩下的山峦间的鹅黄,看上去是那么眼熟而又温暖。那点点鹅黄在眼前温柔地晕开,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我突然就想起了爷爷,那个清癯的老人。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还是个幼稚的孩子,因此关于他的记忆也少之又少,只记得爷爷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和我相处的时间里所展露的笑容屈指可数,而我却总像小尾巴一样耷拉在爷爷身后。那次上山扫墓,我也同往常一样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故乡的山上早已聚集了许许多多赶回来扫墓的人,他们点燃起鞭炮,硝烟味在空气中氤氲开来,炸开一阵阵巨大的响声,燃烧着的纸钱升腾起浓黑的烟雾,火光在草坪旁恣意地燃烧。呛鼻的烟味肆无忌惮地钻进我的鼻孔,让我咳了好几声。

  爷爷突然顿住了脚步,用有些低沉而又不乏忧虑的语调自言自语道:“这样下去空气都要变差了......而且这样烧纸钱一不小心把山给烧了怎么办......”当时小小的我并不明白太多,却从他沉重的语调里听出了一丝微微的无奈。

  我怯怯地回了一声:“如果大家能改掉这样的习惯就好了......”爷爷突然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如果真能这样就好了......”他竟然对我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而后俯下身子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眼里有微微的光芒在闪耀。不知为何,记性一向很差的我却对这样小小的细节记忆犹新。可是爷爷去世后,我们却仍沿用着旧习俗祭祀爷爷,看着坟茔旁升腾的黑烟,我的内心总有一丝愧怍。

  奶奶的呼唤让我中断了回忆,喇叭里”移风易俗“的声音再度在不远处响起。我转过身去,只见她正将黄丝带分给在场的人们,我也拿了一根,跟在她身后。奶奶在爷爷墓旁的那颗小树旁站定,踮起脚尖,胖胖的身躯摇晃着,看着有些滑稽,可大家脸上的表情却又都那么肃穆。她在树枝上系了一个漂亮的结,大家也都纷纷效仿着系上了丝带。明黄的丝带点缀在嫩绿的叶片间,柔软而明亮的色彩在我们的眼前跳动着,我的脑海中又浮现起爷爷的脸庞,而他眼中的那束光芒,正不惧时光之遥,向我奔来,闪烁着夺目的光华。

  下山之前,我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那系满黄丝带的树,微风吹过,黄丝带掀起明艳的波浪。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想: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一定。

  (指导  林巧云老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