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车 惑

作者 郑金发

http://www.clnews.com.cn  2017-12-27 14:58:18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耀刚睁开眼,头就像针扎似地生疼,眼前先是一片空白,过了好一阵子,才有几张惊恐万状的面孔在他眼前浮动——他的瑶、几位商业伙伴和店员。他定了定神,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前些年,耀开了家文印店,可业务量并不大。为了在经济上有个大跃进,耀和瑶一再推迟要孩子,可眼看已渐近而立之年,手头还不宽裕。耀想,一个成功人士就应当有辆气派小车,有了小车客户也会对商家有信心,业务量也可以扩大。可一提买小车,瑶就反对。瑶说,有辆小四轮货车,业务上就够用了,业务量的大小是看质量和服务,不是看老板是否阔气。于是购小车的事就这样给搁下了。

  一天,耀晚饭后在江滨公园散步,看见对面街道上,他店里的打字员方丽丽竟兴奋地颠着双脚朝他碎步跑来,很动人的。可是跑着跑着竟改变了方向,钻进了耀右前方停着的一辆小车里。这给耀的刺激不小。耀想,平日里安排打字员方丽丽外出办些事,让她放松放松,消除疲劳,却从未见她这么兴奋过。看来,小车魅力非同小可!可他的瑶那股倔强劲也不是省油的灯。

  真所谓急中生智。第二天中午,耀竟兴致勃勃地开回一辆九成新的“奥迪”,小车停在他的文印店大门前,清脆的喇叭声把店员都招呼出来了。方丽丽惊喜得双眼直发亮,仿佛才认识耀似的,直打量得耀有些不自在起来。瑶神态自若地走到耀的身旁,问:“怎么突然买车了。” 耀说:“借给朋友一笔款办厂,长期没还,现在朋友经营的工厂倒闭了,他就用这车子抵债,估算了一下,也不亏。”耀一边回应,一边情不自禁地用四指得意轻轻敲了敲车身。瑶将信将疑地看着车子和围观的店员,一时也不好发作,心里也就当有这么一回事罢了。

  自打有了“奥迪”,耀成天驾车东溜西荡起来。方丽丽坐车的次数超过了瑶,她除了打字,也跟着耀跑些业务。耀对瑶说,要挖掘一切潜力,为文印店多拉客源。一次耀望着一位客户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接打手机,那种成竹在胸、决策千里的成功人士忙像,真够酷的。再次发现一个“新大陆”,这让耀激动不已。

  打那之后,耀也一面驾车、一面接打手机决策千里了。特别是在商场、写字楼那些与耀有业务关联的路段,耀那种成功人士忙碌状做得更加维肖维妙。面对车镜上自己沉着的面孔,不容置疑地下指令的神情,耀自我感觉十分美好。这种感觉似乎并不虚幻,他车子常跑的一些路段的老客户,明显地对他尊敬了许多,并且在一些业务价格上也不像先前那样做太多的计较。甚至一些客户私下交流:“今非昔比啦,人家老板阔气了,哪里在乎一个单差那么个百来块?别让耀老板小瞧咱们!”特别像方丽丽那样,成天地耀老板长、耀老板短的,围着“奥迪”打转转,更让耀觉得很受用。

  出事那天上午,一连飘了几天小雨的天空,终于洒下几缕阳光,一眼望去,道路仍是灰蒙蒙的,大街上、公园里已增添许多笑脸。耀像往常一样一面驾着“奥迪”一面接打着手机,在熟悉的车道上飞驰。车镜从左右两侧对着他那霸气十足表情,耀正沉浸在诸多美好的感觉中。可不知怎地,本该在宽敞的大道上奔跑的车子竟鬼使神差地冲上江滨公园的一层小台阶,直朝公园中心的花坛奔去。耀急忙甩开手机去抓操纵杆,但时已为迟,紧接着,一声沉闷的轰响之后,耀便昏迷了近六个小时。

  现在,瑶见他清醒过来了,安慰他说,医生检查报告出来了,人没有大碍,只是有轻度脑震荡,静养几周会好了。耀噙着泪花望着他的瑶一字一顿地嘟囔:“我,真-不该,驾-快车,还-打-打-手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