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惹祸

http://www.clnews.com.cn  2017-11-13 09:16:08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村里人都说陈老汉热心肠,助人为乐,如果你没有目睹,也许认为这只是一种虚拟的赞美。只有亲眼所见,才有方识庐山真面目的感觉。

  当然,人们偶尔也会听到他热心肠下,那五音不全普通话惹来哭笑不得的故事。陈老汉最开心的事是进城,一来探望他那宝贝外孙,二来耳闻目睹城里的新鲜事拿回村里当吹嘘材料。最烦的也是进城,那也是他伤心落泪的地方。

  这天,他刚下车便看到一位打扮入时,瘦弱的姑娘,手里提着两袋龙眼,龙眼太沉了,她提得十分吃力。

  陈老汉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加快脚步主动走过去,说:“菇凉(姑娘),来,我帮你,我一腿(袋),你一腿(袋),这样就轻松了。”

  冷不丁被陈老汉这么一说,姑娘羞得满面赤红,不知说什么好。起初她只是加快脚步刻意地回避,哪料陈老汉没注意到姑娘表情变化,而是紧跟脚步又重复说了好几遍。

  顿时,姑娘怒目圆睁,耐性就受到了极大挑战,打心里认为眼前的老汉是个心术不正的“老色狼”, 故意用语言吃自己的“豆腐”, 接下来这样还不知死皮赖脸跟到几时?想到后果,她有点害怕了,连忙闪到一旁,拿出手机报案。

  陈老汉哪知热心却给自己带来了麻烦,更不知道危险一步一步逼近,天真地想:也许姑娘累了,此刻正需要自己的帮助,只是年轻人不好意思表达,居然蹲在一旁与她聊得“火热”, 殊不知中了姑娘拖延战术下的圈套。

  报了案,姑娘怕眼前的老色狼脱身,恨不得将他五花大绑就地正法,以解心头之恨。陈老汉没有意识到麻烦来了,居然还在滔滔不绝,聊得有声有色,这让姑娘的心平静了下来。

  顷刻间,一辆110警车呼啸而来,下来两位穿警服的小伙子,姑娘主动迎了上去,朝着陈老汉指手画脚,说话的表情还很激动。

  陈老汉以为她的朋友来接了,姑娘正撒着娇呢。于是站起身,慢条斯理地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对着他们说:“菇凉(姑娘),有人接你我就省力了,走啦。”

  “站住,你往哪里溜,走,到派出所说清楚。”其中一位警察看见陈老汉想脱身,连忙吆喝住,过来把他夹住推上警车。

  车站属于公共场所,旅客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看热闹的人特别多,起先,一些聚在一起指指点点着,随后听到警笛响起来,人们便让开一条路。

  陈老汉原以为警察让他搭便车,可一看架势不对,二人都唬着脸,貌似人家欠他几吊钱。他才感觉不对头,直呼着冤枉,说:“好心没好报,这菇凉(姑娘)真不是人。”便 闹着要下车。他哪晓得警车可是上去容易下车难,没弄清问题,即便喊破天也是白折腾。

  这时,民警被吼得有点不耐烦,冲着陈老汉狠狠瞪着嘟嚷着:“再乱喊乱叫收拾你。”

  陈老汉一脸委屈,求着民警说:“给我闺女去个电话,她在电视台工作。”

  年轻的小民警不吃这一套,板着脸说:“老老实实接受调查,该通知的我们自然会通知。”

  “我帮她提东西被抓,这是什么道理?那菇凉(姑娘)为什么不来对质?”陈老汉这才发现那位姑娘没有上车,便发起了牢骚。

  年轻民警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告诉他:“有天大委屈到派出所说去,那可是讲理的地方………”

  陈郁今天特别开心,陈老汉昨晚打电话说要来城里看外孙,让她激动了大半夜。说句心里话,父亲这些年不容易,又当爹又当妈把自己拉扯大,这里面的甜酸苦辣只有女儿心里明白。

  这些年,夫妻俩艰苦努力,彼此的事业都有了起色,但孩子却没人带,保姆又不放心,好几次请父亲来城里,一来她不忍心把老父亲一人搁在乡下,二来让他帮忙带自己的儿子小明,毕竟是自己外孙,带起来也会尽心尽责。但老人家常年住乡下习惯啦,城里人生地不熟,女婿又是外地人与老爸沟通不畅,常常还闹出笑话。

  陈老汉自尊心又强,眼里容不得掺半粒沙子,一些善意的纠正,他认为是看不起人,一气之下回到乡村,死活不肯来城里了。今个能主动进城,陈郁才不管日出东升还是从西边出来,一大早就把父亲的寐室收拾干净,这不,正要前往火车站就接老人。

  小车刚跑一段路,包里的手机响得欢。陈郁开车有个习惯,开车不接电话,打电话不开车。这是从安全着想,也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因此,她不去理会包里的手机。可电话似乎跟她有仇似的,没完没了地响,弄得陈郁心里很烦,一扫方才的好心情。她思虑再三,还是把方向盘拐到路旁边,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便没好气地“喂” 了一声。

  对方很严肃地说:“你是陈郁?”

  “是!”

  “请你马上来派出所趟,你父亲在这里。”

  陈郁想问个究竞,不料对方挂掉电话,气得她狠狠按了下喇叭,心里面骂一句扯蛋,但发火归发火,毕竟事关自己父亲。她在电视台工作,社会上也算个“名人”, 人脉广, 路路通,公安局门槛不在话下。她马上给局里的哥们去个电话,让他们别委屈了父亲。

  派出所的办案民警见陈郁进来,一改刚才生硬的口气,态度十分热情,连忙让座,指着一筹莫展的陈老汉,笑呵呵说:“误会,语言上的误会,都是乡音惹的祸。”

  ”陈郁凭着感觉,知道电话起了作用,但她还是降低姿态,显得低调。当她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哭笑不得,好话说了一箩筐向小姑娘道歉。

  回家的路上,父亲在车上唠叨城里人不近人情,自己纯属帮忙却遭人白眼,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陈郁明白,此时与他说啥都没用,只会达到眉毛越描越黑的结果,只能连哄带骗劝父亲今后别管这事,献爱心要看对象,助人为乐也要看场合,起码要有人听懂你的话。

  陈老汉知道自己普通话不准,前几次进城,上市场买菜时菜贩子听不懂他的方言,经常拿错菜,弄得很尴尬,后来只好拉着孙子小明一起去,指着哪种菜,让小明当翻译,可孙子要上学,这让他很尴尬。这也是他不喜欢上城里生活的原因之一。

  见爷爷来了,小明高兴地跳起来,拉着陈老汉的手,问这问那,学着他的腔调:“粑粑麻麻,开焊(饭)了!”

  陈老汉怜爱地抚摸着他的头,说:“有出(猪)息啦”

  小明天真地把头一歪,说:“爷爷,我不是属猪!”

  陈老汉笑了,笑得弯了腰,看上去,背更驼了。

  陈郁正盛汤,惊讶得汤匙掉在地上发出“当当”的响声。丈天正扒着饭,饭粒喷到桌上,脸色当即有点难看,只是不好发作。

  当儿子和父亲睡觉了,他们在卧室里开始一场口水战。

  “你看看,你爸把小明带成怎么样?”丈夫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

  陈郁赶紧把门关上,压抑地声音,道:“老人家刚来,你烦什么?”

  “拜托了,我烦的不是老人家,你看儿子学着那腔调冿津有味的样子,姑奶奶,他爷孙长期在一起,老爷子的乡音难免影响到孩子的成长。”

  “那你说怎么办?”陈郁反问道,想听听丈夫的小九九。

  “我想让小明托教!”丈夫一字一顿地说。

  “你嫌弃我爸?”

  “我不是嫌弃你爸,孩子还小,克制能力差,我们作为家长,要适当地引导他,打基础的阶段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否则,一步走错,步步皆错,将来定型,后悔莫及。”丈夫解释道。

  陈郁反驳说:“咱们都是工薪阶层,双方老人都在农村,还有房贷、车贷,好,家里有那么多钱请托教,即便请了托教,你放心吗?”

  丈夫被问哑了嘴,但他是外柔内刚的男人,决定的事情,九匹马也拉不回来,他坚持自己意见说:“我建议孩子午托,有一家托教不错,我都打听了,老师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出来,普通话测试都是甲等水平。”

  “那我父亲怎么办?”还没等丈夫说完,陈郁就打断他的话。她知道父亲离不开自己的外孙,若知道仅仅是乡音的原故,心里肯定很失落的。

  没想到丈夫很轻松的回答:“放心,我想送他去老年娱乐中心活动,里面有各种培训班,还有民间器乐队,老人家喜欢拉二胡,就让他去发挥余热,老年人在一起交流,相互影响的效果更佳,傍晚回来,可以去学校接小明。”

  陈郁心想:这样安排两全其美,即解决了孩子学习,又给老人家创造一个老有所乐的机会,她在心里为丈夫点赞,想到激动时情不自禁搂着丈夫的脖子,在腮边亲昵地亲了一下,说:“亲,你的想法很棒,批准了。”

  丈夫的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用眼神瞄了一下房间的门,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别误了孩子………”

  (作者 陈秋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