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咆哮

作者 陈秋钦

http://www.clnews.com.cn  2017-10-26 09:37:42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小明妈妈被“120” 救护车载走瞬间,小区内即刻传出了她为“陪孩子写作业,急到送医院”的消息。

  X小区属于高档小区,全封闭管理,外界人根本就不清楚里面发生的事。当救护车呼啸而进,飞驶而出,小区内的上上下下,左邻右舍的大妈们在围观同时满屏转发。

  顿时,小明妈为了陪孩子写作业,差点“赔”上性命在大妈们的朋友圈火了。这种“舍命”式的陪读引发家长们阵阵热议,陪读妈妈们纷纷“晒”出陪读的各种苦,仿佛顷刻间找到了一个为孩子写作业而咆哮的“组织”。

  救护车离开视线时,陈郁才无奈地叹口气, 她和小明妈妈是好朋友, 当初购房俩人才会相约购在一个小区内,图得有个照应。看着她那灰白色脸心疼的似流血,心想:小明妈的遭遇何不是天下母亲值得深思的问题,“陪读的各种苦痛会不会也成为自己的结局?”每当孩子人为抗拒时又为自己找到了咆哮出口。但陪读与咆哮相矛盾时是否考虑过后果呢?陈郁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恨铁不成钢哟,这是陪读妈妈的通病。”

  陈郁回到家里,又看到丈夫吴桐正指着孩子的头也在咆哮:“跟你说了多少遍,你怎么就记不住呢?猪啊——”由于用力较大,孩子本能地后退了。

  吴桐粗鲁跟他职业有关,他是乡镇的一名科员,挂钩乡村拆迁队,有时受气了,不知不觉把气带到家里,尤其在耐心方面就不知不觉爆发出来。

  陈郁知道丈夫发火要么是嫌孩子反应慢,要么责怪孩子开小差或写作业速度太慢;要么是怪孩子太粗心,屡教不改等等。但这种咆哮再多,也无济于事呀,所以她没好气地回应说“你小声点,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孩子毕竟才八岁,不要伤害到孩子。你口不择言,那样很容易伤害孩子的自信心、自尊心,挫伤孩子的学习兴趣,甚至让孩子日益丧失想象力和创造力。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及时表扬孩子的进步,远比打击他的不足有效。!”

  孩子求助的目光望着,触动了陈郁内心最柔软的东西,她蹲下来,正想安慰孩子几句,不料,吴桐把气撒在了她身上:“孩子身上你应该多花点心思,我在教育孩子,你别在扯后腿。”

  凭白无故被指责“扯后腿”, 恼火不说,陈郁对老公教育孩子方式越来越不可理喻。她也较真地说“暴躁,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身为成年人,我们应该有控制情绪的起码能力,应该给孩子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面对孩子的错误和不足,将孩子吓得战战兢兢,效果常常适得其反。”

  吴桐见她抬起杆来,而且还个杆还撩到了红线,他立马回敬一句说: “你打住,现在是非常时期,孩子现在是打基础时期,别让他输在起跑线上,这是我们当父母的责任。孩子做作业咱们在一旁陪着,目的为什么?无非就是在履行这份责任,献出自已的爱”。

  “ 那你也不能不控制自已的情绪,别像小明他妈,一激动把自己给整进医院了,爱是持久的忍耐”,多点耐心教育。温柔的一点,比各种咆哮更有号召力。要知道:方法对头,事半功倍,方法不对头,可就事倍功半了。”

  陈郁本来对他的做法就一有点感冒,此刻又见丈夫倒打一把更为恼火,但她还是没好气地回应。说完,轻轻抚摸一下儿子的脑壳,心疼地催促他去休息。

  被老婆这么一数落,吴桐认为自已当下太冤,说“我知道咆哮不好。但不这样提高分贝来促动孩子神经,精神是集中不起来的。这种现在你不是没领教过。”

  陈郁与老公沟通打从孩子出生以来就没有切入点,有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拢不到一块。每当纠缠的时候总是她先退出“战场”,今个也不例外,一想到明天还有许多事,她不想与其继续吐口沫,便说:“你呀,就因为家长那一点的权威,让你的错误行为得以一次次重演。殊不知,在这样的咆哮下,孩子们久而久之地麻木不仁,你知道后果吗?我告诉你只能一次次增强孩子的抵抗力,咱们陪孩子做作业,守候孩子成长,本该是一件温馨的事。何必因为自己的望子成龙而操之过急呢?不管孩子多顽劣,咆哮都不是正确的方法。”

  此时,吴桐脸变成猪肝色,极度难看,很想发作。但张嘴的刹那,他克制了。愤愤地说“那好,孩子就交给你教育,你把欠孩子的统统弥补回来。我省了这份心。”

  陈郁不想在孩子面前吵架,挥挥手示意丈夫暂时避开。夫妻生活这么多年,谈不上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但默契还是有的,丈夫使转身进了卧室。

  现代的孩子鬼灵精,见父亲走了便伺机向母亲哭诉,陈郁心醉,只有亲身经历,才品尝到其中的滋味。她耐心坐在孩子身边,一边细瞧着作业,一边指着喃喃私语。

  “妈妈,我能不能休息?我的手很酸?”孩子发出祈求。

  “好,给你十分钟。”陈郁爽快地答应道。

  “能不能半个小时?”孩子进一步要求道。

  “不行,只有十分钟。”陈郁语气很轻,但没有商量的余地。

  十分钟过去了。孩子很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玩具。

  “妈妈,我能否只做一页,不用两页?”孩子手里转着自动铅笔,心不在焉地道。

  “妈妈,我要去厕所。”

  “妈妈,我的手痒痒的。”

  “快点做,别讨价还价。”陈郁被气得不由地提高了声调。心里突然想起了丈夫刚才的咆哮。

  “你们大人都是口是心非,刚才批评爸爸的时候还振振有词,换了角色口气也变调了。”孩子有点不服气地嘟嚷着,这下让陈郁有点哭笑不得,她扳着面孔说“赶紧做,小小年纪,不要学抓小瓣子。”接着,连哄带骗地好不容易让孩子把作业做完才松了一口气。

  安顿好孩子,结束了辅导员的角色,陈郁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卧室。吴桐居然还在等她,而且还没头没尾冒出一句“你刚才说小明他妈是怎么回事?”

  “你问的是她?怎么你也关心起她来?”陈郁挽着嘴问。

  “我关心她干嘛?是你自己说的,再说你的好朋友,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吴桐有点心虚地回答。

  陈郁内心在发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说“够呛,送医院抢救。”“什么病哟,年纪轻轻的。”

  “有关系吗?我也搞不懂,据说骂孩子骂的太激动,把自己给整晕趴了。”

  “不会吧,有这么玄?”吴桐有点半信半疑。

  陈郁说:“信不信由你,与其期待孩子在咆哮下长记性,倒不如多自省教育方法,要知道:方法对头,事半功倍,方法不对头,可就事倍功半了。”

  吴桐瞪起了眼珠子,心想:老婆说的也没错,难怪德国哲学家雅斯贝乐斯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家教,也需要春风化雨的力量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