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海上生明月

作者 路漫

http://www.clnews.com.cn  2017-09-20 09:16:25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夜幕垂下了,我躺在闽江口的沙滩上。遥远的星星在闪烁。对面的马祖岛此刻已经隐去,山不见了,楼宇不见了,轮船也不见了。天边,只缀着点点迷糊的睡眼,分明不是星辰,那是岛上的灯。太平洋的风吹来了隐隐的涛声。不远处,一堆堆的篝火,燃起了少年溢动的心,也唤回了老朽往昔的追思,今晚的梦。

  海潮涌起,月亮出来了,今夜的月亮出奇的大,出奇的圆,出奇的明。漫开了万古不变的情怀,天上景色。

  云飘飘然,如絮如丝,或迷蒙或通透,无拘无束,铺张伸延,也伸延着我的梦境。

  海是平静的,陶醉在细浪催眠的梦乡里,梦乡有鳞鳞的亮光。

  小船儿睡了,海上的礁石睡了,海边的山林睡了。睡了的山林一片青黛,幽森。

  一个童话里的世界,沉浸在月色的美妙和缥缈中。没有酷暑,没有烦躁,只有平和与爽朗。

  这不是梦幻,这一切都实实在在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多少年了,从没有像今夜这样的恣意,这样放浪形骸,这样就地而卧,这样地贴近大自然!

  朋友躺在我的身边,和我说白云天狗的童年往事。

  我的童年的往事,也在这月光下,和潮水一起,涌上了心头。

  那时的月亮,也和今夜的月亮一样明亮,虽然经过了无数岁月的冲刷,依然悬挂在记忆的天空。挂在天井,挂在山头,在树梢,在屋檐,跟着我的脚步,一起捉迷藏,

  那时的月亮,总是神秘。神秘在菜园边,篱笆影子,丝瓜棚下。老人说,那里有月华,捡回来,那该多好。

  那时的月亮,玉兔总是捣药不停,嫦娥也不让它歇一歇,停一停。吴刚醉了,今日还上山砍柴吗?

  那时的月亮,是今日的月亮。

  今日的月亮,把往昔的时光,洒在今日的大地。

  今日的月亮,我看到了慈祥的老人,还有儿的玩伴。

  明日的月亮,是否也有今日的人们?我思之久久。

  今日的月亮已被现代社会狠心抛弃了,弃如弊履,以至于我们久久不能呼吸清风,久久不能静赏朗月,久久不能吞吐白云。

  我们成了都市建筑的寄生,山野的人说那是“没天没地”。我们居住在空中,上不巴天,下不着地,抬头是天花板,四面是楼宇。出了门是车水马龙的道路,时时的危机,快速的节奏,容不得你仰望一线的天空。

  今日的月亮也照耀着城市。城市没有月华,城市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甚嚣尘上,城市早已把月亮忘怀。城市里的老师还在课堂上欺骗我们的子孙,说月亮里没有玉兔,也没有嫦娥,牛郎和织女相隔几多光年,把喜鹊铺就的路拆了,让他们在没有人气没有温暖的宇宙空间苦苦奔波,永无相会的日子。让今后的人们精神遭受无穷无尽的折磨!

  月亮照着海边的乡村。从海中回来了一支扒蛤的队伍,步履蹒跚,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过篝火燃烧的沙滩,走向乡村低矮的房屋,就再没有出来。只有古老的屋脊翘向天空,空对着一轮明月。

  今日的月亮也不照家园人们。

  传说中修炼千年的狐狸九节猫要蜕变为魔力无穷的狐狸猫精,是应当拜月的,今夜的千年的狐狸九节猫你在哪里?

  我们没有了自己的家园,没有了家园的月亮,没有了古老的传说,没有了精神的寄托。

  今日的儿童没有了自己的家园,没有了家园的月亮,没有了古老的传说,没有了精神的寄托 ,也就没有了童年,没有了童年的梦。

  或许,古时的月亮再也不能照往明日,明日的人们看不到今日的月亮,更看不到古时的人们!

  今夜的月光下,你为什么会是这样!

  一条宽阔的银光大道直从海的那边铺展而来,那是专为我铺设的,是谁邀我前往?宽阔的海洋原来也不是漫无边际苍凉冷漠,月光下大海本就是一个不很大的舞池,云为帷幕山设界,舞池的中央,月亮投下一束光柱,等待着今夜的主人来临。很想,很想,凌波而去,美人鱼就要翩翩而至,跳起水上的锅庄。

  古老的家园,我怎么竟抛弃了你,去寻找不属于我的世界?今夜,我归来了。

  我孤独。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