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母亲的生日

作者 卓德华

http://www.clnews.com.cn  2017-09-14 09:21:52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今年是母亲八十一大寿,我们一家人准备风风光光地为母亲过一次生日。年前全家人聚在一起商议要办十一桌酒席,嘉宾的名单也已敲定,酒店也已联系好,只等着发出邀请函了。

  我作为家里的老大是有一定发言权的。回到市区家里,思虑了一番认为不妥,最近我们长乐市正在开展“移风易俗倡新风”活动,虽然宴会规模在规定范围之内,但还是有点浪费。按一桌2600元计算,加上其他的开支应该也要在三万元左右,这对于我们工薪族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付出啊。但转念一想,母亲已八十一岁了,难得我们几个兄妹为她老人家过一次生日,不风光点有失脸面啊。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我太太说了一句:“老公,就我们全家人聚一聚,带老娘逛逛福州,坐一次地铁也是不错的哦。”对,坐地铁,逛福州,这比吃吃喝喝更有意义。

  母亲一辈子都没有坐过地铁,这样的生日意味深刻,别开生面。好!就这样决定了。我征求弟弟妹妹意见时,他们觉得这样太简单了,不办几桌酒席有些寒酸。我在电话里告诉他们:“征求母亲的意见,让她老人家决定,怎么样?”他们同意了。

  第二天是农历初十,我们都回家看望母亲,与老人家聊起这件事时,母亲反对我们大操大办,赞同去福州坐一回地铁,来个全新体验,顺便到我儿子家看看。

  于是正月十四母亲生日的这一天,在福州工作的儿子负责开车来长乐接我们。我们兄妹三人,加上我太太就先陪母亲去福州。其他的人晚上六点相聚在长乐的“小汤家”。

  早上,天刚微亮,母亲就起床了,我让她再睡会儿,她说睡不着。我也起床了,为大家准备早餐。母亲爱吃粥,我熬了一锅老家带来的新米煮的粥,母亲吃得津津有味。

  十点左右,我儿子开车来接我们了,由于母亲会晕车,我们事先给她吃了晕车药,到福州时,还好母亲没有出现呕吐什么的,于是我们从省妇幼保健院下车,从南门兜站坐地铁去罗汉山站旁的儿子家。

  进入南门兜地铁站,母亲十分开心,我们四个人就这样陪着母亲进了站。每张票三元,我在自动售票机上购了票,我还向母亲介绍如何购票。进了安检后,我们走扶梯往下一层去,在等待地铁的到来。这个全新的交通工具对于福州人来说都是新事物,对于母亲来说更是全新的事物。这趟车应该是从火车南站过来的,隔着玻璃门听到了轰隆的声音,我们在第一车厢等待区。终于坐上地铁了,母亲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就像我小时候紧紧地拉着她的手一样,这十几分钟的路程让她老人家开心无比。我们先后经过东街口、屏山、树兜、斗门、福州火车站等站,罗汉山站到了。下车时,母亲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她的脸上洋溢着我从未见过的笑容,灿烂得像早上刚刚升起的一轮红日,我的心中也十分激动,为母亲的开心,也为母亲这个特别的生日。感谢我的太太为我们出了个这么好的主意。

  我们从C2出口,过个马路就到我儿子家了。

  晚上,我们一家人相聚在长乐的“小汤家”为母亲庆生,晚辈们一个个轮番祝福母亲,她也收到了我们给她老人家的红包,那开心的笑,就像盛开的紫藤萝。

  这时灯光正映照在波光熠熠的上洞江,晚宴在笑声中结束了。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外面的寒风正吹打在行人的脸上,而我们的心里却无比的温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