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鼠 客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1-10 17:06:40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最近,我又失眠了。床几乎很少睡,于是客厅的沙发就成我的卧床。松软的沙发,像极了儿时母亲温暖的怀抱。躺在里面,我可以安稳地一觉睡到天明。可好景不长,一段时间后,失眠又开始困扰我。睡意总伴着天马行空的思绪在黑夜之中游走,任时光一点一滴地逝去。夜深人更静,迷糊与清醒交替折磨着我,只觉得自己被黑夜凝固。

   几声细碎的声音被我那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我屏住呼吸凝神细听,发觉这声音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于是,蹑手蹑脚地靠近厨房的玻璃推拉门,站在门边仔细听,只听得里面吱……吱……轻轻推开门,走进厨房,那声音听得更真切了。凭着儿时对老鼠的记忆,我立马判定,家里进了老鼠。因家住顶楼,闷顶层里时常有老鼠出入,它们极有可能是从管道里空降到了我家的厨房。我索性开灯,打开厨房和抽油烟机排气管交接处的那扇柜门,吱吱声就戛然而止。这是我第一次和鼠客相遇。

   此后,虽老被失眠纠缠,但我还是继续睡沙发。只要我一关灯,吱吱声就马上响起,并且音量一晚比一晚大。我明显地感觉到,鼠客不止一位。他们的吱吱声此起彼伏,是在庆祝久别重逢,还是在庆祝找到了新的幸福家园,亦或是在商讨鼠国的民生大计……我侧耳细听着。迷糊中仿佛看到一位手持一扇、一抚尺的鼠国表演艺术家为我演绎鼠国版的《口技》。

  失眠的夜,鼠国的盛会成了我这个灵魂游离的寂寞的人儿唯一的安慰。

  今夜,因贪喝了红茶,晚间精神极度亢奋,深夜11点多了竟然睡意全无。家人都已入眠,我只好关灯独自在沙发上和黑夜对峙。本以为鼠客会如约表演,可是熄灯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听到那熟悉的吱吱声。它们是出外探亲,还是我家先生和婆婆设下的陷阱让它们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溜之大吉了……它们究竟去了哪里呢,我在心内作着种种猜测。

  思维和黑夜碰撞擦出记忆的火花,尘封已久的故事浮现在我脑海。人类祖先和蝗虫祖先生死大决战又在我眼前上演了。当人类的祖先和蝗虫的祖先都还是单细胞动物的时候,它们生活在大海之中,相安无事了很久。可是有一天,它们之间爆发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争。人类祖先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最终胜出,这为人类后来成为地球主宰提供了前提。科学家还用电脑模拟了大战的另一个结果,那就是假如蝗虫的祖先赢得了那场战争,它们将进化成像人一样高大的生物体,成为地球的主宰。如果如假设所言,那人类又该以何种状态生存于天地间呢?是不是像蝗虫一样微小,经常要面对强大的对手,在对手的领地里抢夺生存的空间,抢夺不得只能退出,另谋出路呢?

  我想来我家的鼠客当初定是携安居乐业的梦想来我家的。只是一段时间的抢夺后,它们发现我家并不是它们期待的天堂,梦碎后又选择离开。不管何年何月,生物间对生存空间的抢夺一刻也未停止。自然定输赢,历史作见证。

  ( 作者 那时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