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乐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正文

 闲情兴庆宫

http://www.clnews.com.cn  2013-01-01 22:24:17   来源:长乐新闻网  【字号

  最喜于不被旅行团关注之地发现新风景,享受新心情。

  离开西安前,信步兴庆宫,无意中步入了唐明皇宠幸杨贵妃的极乐世界。

  昔日龙池今安在,兴庆湖边久徘徊。湖中碧波荡漾,岸边林木葱郁。湖光船影,花木扶苏。亭台楼阁交相辉映,沉香亭、花萼相辉楼、长庆轩、缚龙堂、南薰殿、竹翠亭……虽为重建,却也在古香古色中渗透出当年的浮华。宫殿与园林相结合,亭台楼阁相辉,湖光山色琅玉仙葩相映,不斥为唐代长安最近的皇家园林。

  于靠近南薰殿湖边寻一茶座坐下,望波光闪闪的湖面,游船穿梭其间,又得清风袭来,吹动杨柳拂面,竟感如此熟悉,忽然忘却身处西北,飘飘然似到北海,又忽感回到江南,回到福州,回到西湖,回家的感觉真好。但不是,这是曾经的皇宫,曾经的政治中心。于是我沉寂了。

  周围的喧嚣与嬉闹与我无缘,我还是我,我坐在历史之中,坐在唐朝的世界里。大唐的兴衰,千年时空的流转,物是人非的沧桑,便走入了我的视界。唐玄宗前期励精图治,民富国强,整个国家充满了希望,适时享乐,歌舞升平,灯红酒绿,倒也无可厚非。可后期与杨贵妃常年在此享乐,将朝政常设于此,而不知国家安危,待得边疆告急,节度使叛乱,一切为时已晚矣。到底是安史颠覆了唐朝,还是李杨葬送了天下?一代盛世在唐明皇手上繁荣昌盛,达到高潮,也是这一代盛世还在他的手上走向衰弱,与此乐无关?哀兵必胜无理?

  再遥想当年李白,难抑二进宫的喜悦,做足了他御用文人的角色,千百年前的一个春天,他用自己的那支生花妙笔蘸着宫内的一池春水在沉香亭前给正在游园的杨贵妃写下了《清平调·三章》,赞美贵妃,取悦君王,把那种御用文人的份内之事在此做得非常出色。李白真醉了,醉在沉香亭前盛开的牡丹花下,醉在兴庆宫湖光云影的春色里,醉在尊贵无比至高无上的大唐皇帝身边,醉在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贵妃跟前。

  望一眼已然暗淡下来的苍穹,望一眼灯光迷离的湖面,望一眼周围轻声曼语熙熙攘攘,向拂柳挥挥手:“别笑我孤单,幸好我孤单!”收拾简单的行李,再见,兴庆宫!

  (作者  柯多桂)

相关新闻